网亿28彩票

重庆28论坛-重庆幸运28论坛-重庆pc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青春未央_0

[复制链接]

404

主题

404

帖子

124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45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春未央
      
   
    耳朵里的walkman放着老狼的《恋恋风尘》:
    “那天
    黄昏
    开始飘起的白雪
    忧伤
    开满山冈
    等青春散场
青少年白癜风防治援助项目
    午夜的电影
    写满古老的恋情
    在黑暗中
    为年轻歌唱……”
    等青春散场?不,青春不会散场。青春未央。
    只是,我感觉,身边的一切,好沧桑。
       小伟常常对我说,他想离开这里,这里没有他想要追寻的东西。我说年轻人,不要嫌三嫌四的,知足常乐。小伟说哦。
    其实我也想离开,不过我是学文科的,没有理科生的实验精神。
      
    伟是一个很不幸的人,因为他遇上了我。伟比我小三天,于是我叫他小伟,并有事没事的在他面前唱黄品源的《小薇》:“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做小薇……”每次小伟总会说考虑到社会安定和打不过我两点因素,否则一定打我个半死全残。我安慰他说年轻人,看开些,如果是你大我三天那我就得叫你伟哥了。小伟说你可以叫我大伟。我说太俗了。小伟说那你就叫我伟大。我说我赐你,方式自选。
      
    每天下午放学后到上晚自习之间有一小时又十分钟的时间,我和小伟就会买一个面包和一袋牛奶,跑到附近的网吧玩CS,然后在上课前5分钟冲回学校,然后花一节晚自习休息并总结战斗经验。
    每次我们总会在上课前一分钟到教室。小玥会在教室门口等着我们,给我们一人一个苹果和一张纸巾,然后说你们少打点游戏,伤眼睛。我们说哦,然后盘算明天再玩哪个地图。
      
    我已经不记得我是怎样认识小玥的了,只知道认识她很多年了。我问小玥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小玥说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事你都不记得了?我说那你说说好让我也纪念纪念。小玥说不用了我一个人纪念就够了。我说哦。然后小玥笑了,笑得很天真很阳光的样子。
      
    小伟常常说我写东西像难产,过程漫长且十分痛苦,成品多半有毛病读者读着也痛苦。他说我应该多描写细节且必须是浪漫的细节,里面得有有会弹吉他会写歌会写浪漫的情诗长得又高又帅的男主角,女主角必须是美女淑女才女,身材长相没得说且长发飘逸。最好是学学郭敬明写些毫无价值几乎等于垃圾却能骗取无知少女芳心的东西。我说哦并深以为然。
    其实我写得很少。小伟看过的我写的东西也就一两篇。只是我常常从网上下一些不错的文章给小伟看,他误以为那些都是我写的,觉得我写了很多。小伟让我出一本书然后用稿酬请他吃肯德基喝拿铁。我说你等着吧。
    我不写的时候会看很多书。我会买《萌芽》《读者》,然后感叹别人写得多好而我只能写一些颓废到了极至不堪入目的东西。遇到有我喜欢的明星的海报时,我也买《星周刊》,然后自己留下海报,把报纸送给小玥。
      
    小玥喜欢站在教学楼上看叶落。场边有一排梧桐,秋风一吹,无数的叶子就会像逃跑一样地离开枝干。我有时会站在小玥的身边,她看落叶,我发呆。小玥说看到叶落她会想到很多,就像语文老师提到“无边落木萧萧下”时会引申出很多一样。小玥问我会不会想到什么。我说会。她问我是什么,我不说。因为我不想让她知道在她看着落叶感慨万千时我在她身边想CS,而且与落叶无关。
    不看落叶时,我就在教室里睡觉。小伟也睡。他在第一排睡,我在倒数第二排睡。小玥说这叫前后呼应。我说不行,呼应不了,小伟的呼噜声我是望尘莫及。然后小伟笑,笑得很傻的样子。
      
    文理科分班,我,小伟,小玥都读文科,却分在了三个不同的班,在。我在一楼安静地睡着,小伟在三楼打着呼噜睡,小玥依旧在二楼看落叶。
    小伟傻笑着说我现在可是把你们踩在脚下呢。我说踩吧,人家树人兄不是说俯首甘为孺子牛吗。小玥说还孺子牛呢,你整天除了睡觉还会干什么。小伟插话说还会玩CS,玩得比我还好。小玥白了他一眼,没理他。
      
    每天下午,我还是会和小伟一起去玩CS,中午则会和小玥一起,在学校里漫步。小玥喜欢在飘着落叶的梧桐树下散步。踩在枯叶上,“沙沙”地响。中午大部分学生都回家了或是在寝室,所以偌大的一个校园边得很宁静。我们不说话,就绕着场,一圈一圈地走,直到小玥走不动了为止。小玥说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很安详。
      
    小伟常向我抱怨现在的班多么多么的不爽。我说年轻人,既去之则安之,人生之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忍吧。其实小伟不知道,我现在的班也很不爽。我们班班主任是个看上去有75实际只有57的大叔,而且极没天理的是教化学的。我不知道学校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派一个化学老师当文科班的班主任。我每天数学课看语文语文课背英语英语课记政治政治课看小说历史课听音乐下课就睡觉。
    教化学的大叔一看就知道是被化学药品熏成那样的,面目扭曲得跟异型似的。他的眼睛的勘测范围只有小于等于五米,于是每节化学课我都会和小伟小玥发短信,发得昏天黑地的。
    我和小伟玩CS越玩越疯狂,到后来我干脆逃掉第一节班主任的晚自习。小伟说他要舍命陪君子,就每天和我一起逃课玩CS,再一起翻墙回学校。
      
    一个周末,小玥让我和小伟带她去玩CS。我和小伟一听,乐得屁颠屁颠的。我心想这次一定不能输,得好好表现一下。我估计当时小伟也是这么想的。但后来我却悲哀地发现,我和小伟联手居然都打不过小玥。特别是最难用的重狙小玥用出了专业水平,一一个准,躲都躲不掉。
      
    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时间。总之它过得很快。转眼,深秋。
    中期考试之后,这个小城似乎冷清了许多。感觉好象街上的人和车突然少了许多。迎着瑟瑟的秋风走着,感觉很凉。街上的人都缩着脖子,手插在口袋里,行色匆匆。风卷起的落叶打在街边花花绿绿的广告牌上,显得越发的凄凉。
    学校里的梧桐还在飘着落叶。落到地上的叶子,再被风卷起来,漫天飞舞,如同一群自由的蝴蝶。教学楼上的走廊上已没有以前那么多人,除了几个比较耐寒的生物以外都躲进教室里保暖了。于是学校刹那间变得冷清了。相比之下,飞舞的枯叶居然显出了几分生气。
    小伟说天气变冷了。我说我知道。小伟说大家都穿得比较厚了。我说我知道。小伟说现在看不出美女的身材好不好了,因为都穿得圆鼓鼓的了。我说我知道。小伟说不过再怎么看别人的身材好象都比你好。我说你去死。
      
    小伟说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恋爱。我说哦并深以为然。
    的确,走在每一个地方,看见的人都是成双成对的。似乎恋爱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不恋爱就是逆天而行大逆不道。但我却不停地重复听陶喆的《寂寞的季节》,一遍接着一遍,不知厌倦。
    我告诉小伟我们不应该恋爱。看看我们贫瘠的脸和羞涩的钱包,我们没有那种资本。我们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才能为我们伟大祖国的四化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不然就会被社会淘汰被祖国淘汰被人民淘汰,说近点会被学校淘汰被家庭淘汰被大学淘汰,以后娶到媳妇也会被媳妇淘汰。小伟说老张你不要太颓废了看开些其实生活是充满阳光的。他说恋爱的季节如果不恋爱就好象睡觉时间不睡觉一样大逆不道,说得慷慨激昂就像一花痴。我说没错,睡觉时间你都在上网,觉是在教室里睡的。小伟说你别打岔,总之这个季节我们应该恋爱,至少我渴望恋爱。
    实际上我也渴望恋爱,只是我深知美女难找,我的自身条件太差而我的眼光又太高。所以理智告诉我,不要去耗那个时间,没有意义,随缘吧。
      
    当小伟告诉我小玥成了他女朋友的时候,我吓了一大跳。
    的确很大。
    那天我和小伟一起去体育馆踢球。由于路比较远,我们都骑了自行车。路上,小伟一直很沉默。快到体育馆时,小伟突然对我说,老张我告诉你一件事。我说你说吧。小伟说小玥成我女朋友了。我当时吃了一惊,就这样愣愣地盯着小伟看。我愣了但我的自行车没愣,依旧靠惯性做匀速直线运动。这时候街头突然窜出一辆出租车。我还没来得及作出反映,就亲密接触了出租车。于是我按照科学定律作抛物线飞出,外带向前翻腾两周半转体一周半的高难度动作,然后重重地砸向地球,并在地表摆出一个无比优美地嫦娥奔月的姿势。我不知道地球有没有被我砸疼,但我知道我很疼。我躺在地上的第一反映是这出租车真他妈的结实,以后我也要弄一辆来开开。然后我一动腿,疼得钻心。我心想完了,骨折了,今天踢不了球了。紧接着我就听到了小伟杀北京中科白癜风康复明星猪般的嚎叫:老张,你没事吧!我挣扎着坐起来,说没事才怪,你撞一下试试。然后我想起小伟让我撞车的那句话,对他说,你开什么玩笑?
      
    我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其间小伟和小玥一起来看过我几次。小伟陪我聊CS,小玥给我削苹果。然后我吃苹果,小玥看着我,小伟看着小玥。很微妙的画面。
    小伟说我撞车都时因为他,所以他要送给我一样东西做为补偿。我说行那我就要你的MP3。小伟说别说MP3,说MP3会让人觉得你很没水平,你要说得时髦一点,说Mpshree。我说行我就要你的MP水。小伟说行。于是当天晚上他跑了三条街给我买了一张MP3歌曲碟,五元两张那种。
      
    出院后,我开始恶补落下的课程,没日没夜地补,补得昏天黑地的。
    小伟说他现在在小玥的训练下,CS已国内成立最早的白癜风医院经玩的出神入化,我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我轻轻一笑,说那就恭喜了。小玥说老张你别急,改天我也教你。小伟说玥儿你怎么吃里爬外胳膊肘往外拐啊。小玥书什么吃里爬外我吃了你什么,再说师傅收二徒弟需要大徒弟同意吗?小伟说不用你收吧,然后就在我耳边嘀咕说什么没吃我什么昨天还吃了我一袋康师傅三加二呢,蓝莓味的。
    脚伤好了后,我又回到以前的生活,依旧每天数学课看语文语文课背英语英语课记政治政治课看小说历史课听音乐化学课发短信下课就睡觉,依旧和小伟逃掉第一节晚自习去玩CS。唯一不同的是每天中午陪小玥漫步校园的人换成了小伟,以及小伟开始叫小玥为玥儿了。还有小玥不再看落叶了因为学校为了打扫方便就帮梧桐提前完成了落叶的过程。仅此而已。
      
    生活本来时无忧无虑的。但对于我和小伟这样整天玩CS的人,考试就是一次灾难。于是期末考试期间,小玥每一堂考试都不得不提前半个小时交卷来给我们递答案。于是我们就这样理所当然地顺利过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28论坛-重庆幸运28论坛-重庆pc论坛  

GMT+8, 2019-8-17 19:41 , Processed in 0.21875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